国内首家电竞学校揭密:学生打游戏练习判定职业方向

与王旭泽同期受训的共有20位青年,他们大多14至18岁。每天上午10时,开始基本功练习。午饭后,在教练指导下反复进行排位赛和训练赛。进取心强的学员,可一直练至夜晚9时。学院每周会举行一两次公开课,讲授技战术和理论。周日休息。

入学那会,王永兴给儿子去电,对方显然很不耐烦:“哎呀别问啦。”但之后一月,儿子竟主动来电两三回。这让他很意外,在他离家经商的过去七年里,儿子主动来电也不超六、七个。

11月8日,王旭泽再次给父亲去电,说自己有压力。王永兴明白,儿子在包头所向披靡,但进入强手聚集的大环境,难免心有落差。

培训为期俩月,如水平够高,则升入职业班继续免费训练,直至被职业战队相中挑走。作为回报,职业战队会付给学院一笔“转会费”。

相较滚动开设的兴趣班,职业班每年仅设两届,除从兴趣班择优晋升外,职业班学员主要由电竞学院主办的NED全国电竞选秀大赛选拔而来。2014年职业班首届选拔,报名的6800人仅留下了15人,录取率为当年国家公的八分之一。

王永兴本想借机让儿子吃点苦。一听这话,他当即心软了,匆匆飞赴探望。在那里,父子俩达成共识,依旧努力,若留下则继续追逐梦想,留不下就返校上课,争取考上大学。

在电竞学院教练向臣看来,有实力升入职业班的学员不足一成。受训青年大多家庭富裕,父母宠爱。通常在当地电竞水平较高,一时自信爆棚,心生职业电竞梦想。而家长往往对电竞知之甚少,要么觉得孩子天赋异禀,要么怕耽误了孩子的未来,最后都领孩子来“试试”。

如此,规劝那些不适合职业电竞的青年回归“正途”,就成了电竞教练们的重点工作。

一名15岁的男生曾在姐姐的带领下前来受训。据其游戏水准,向臣断定其绝无职业潜质,家长肯送他来,也是被纠缠的实在没办法了。为此,在培训最初的两三天,向臣反复对其打压“你绝不可能打职业,就死了这个心吧”、“对你来说,游戏只能是爱好”

今年四月,一名高三男生由母亲带来参加培训。向臣注意到,他的母亲常劝他先回家参加毕业考试,以取得高中学历。但母亲的“唠叨”反让他感觉颜面 尽失。母子为此频频争吵。于是,向臣就带这名男生打游戏。身为教练的高水准很快赢得了这位男生的信任,再借机劝说其先回家完成学业,待高中毕业后再来培训 也不迟。

“这里的学员90%都想打职业,但真正能成为职业选手的少之又少。让那些不适合职业电竞的青年回归正途,还是很有成就感。”向臣说,当一位美术老师,是当年大学时的梦想。如今成了电竞教练,也算是实现了理想。

在向臣等人眼中,电竞学院虽是盈利机构,但职业电竞是件极为艰苦、竞争激烈、职业生涯极为短暂的神圣事业:“电竞绝不等于打游戏,对广大青年来说,玩游戏长大后还有时间,别为贪图游戏一时,而荒废学业。”

面对不断试图涌入职业电竞圈的后辈,中国电竞第一人李晓峰曾心持谨慎:“打职业比考清华北大的几率还小太多,真是九死一生。”

在职业电竞圈征战两年,21岁的湖北青年李孝祥因为俱乐部降级,又换了新东家。即将走完18至22岁电竞黄金期的他已略感疲惫:“以前觉得职业选手玩玩游戏就有钱拿,现在知道并不容易。有时就算努力了也还是会输,很绝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对话不凡玩品陈尘:选手卡的核心来自于粉丝对电竞的热爱后续将进行多个电竞项目的探索
Next post 世界杯足球赛32强对阵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