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熟食被打假的土特産經營部:雖係小作坊 證照齊全

重慶市忠縣毛媽媽土特産經營部(下稱“毛媽媽經營部”)遭遇“打假”一事持續發酵。

去年7月,黑龍江男子邵佰春在毛媽媽經營部購買了150份熟食。收到貨後,邵佰春發現這批熟食的包裝上無産品名稱、生産日期和保質期等資訊,遂將“毛媽媽經營部”起訴至法院,請求“退一賠十”。經重慶市合川區人民法院和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兩級法院均支援邵佰春訴求。

此事在網上引發巨大爭論,既有網友支援邵佰春做法,也有網友同情生産經營者,認為這是為牟利而打假。

4月24日,“毛媽媽經營部”係家庭式食品生産加工小作坊,已取得《食品經營許可證》和《重慶市食品生産加工小作坊登記證》。該經營部法定代表人王亞瓊稱,經營部是其婆婆毛蘭英腌制一壇一壇鹹菜逐漸發展起來的,“十倍價款”的懲罰對他們來説太過苛刻。

面對爭議,邵佰春則表示,法律不容踐踏,企業違法就必須接受懲處。“打擊不法企業我永不後悔、決不妥協。”

4月22日,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通報稱,已對當事人享有的訴訟權利進行釋明,告知其如對二審判決不服,可根據訴訟法的有關規定,在二審判決生效之日起6個月內提起再審申請。

4月22日中午,澎湃新聞來到重慶市忠縣馬灌鎮白高村。這裡道路寬敞,兩側的莊稼長勢好,加之剛下過雨,空氣特別新鮮。立在路邊的“毛媽媽土特産”的招牌上提示著目的地就在附近。沿著支路前行50米,經過一小片魚塘,再爬一段水泥斜坡,就是“毛媽媽經營部”的門口。

這是一幢兩層的建築,一樓為倉儲和打包發貨的地方,墻上張貼著重慶市萬州食品藥品檢驗所出具的發酵醬測試報告、萬州食品藥品檢驗所出具的豆豉檢驗報告、營業執照等複印文件;二樓為食品加工和存儲的地方。澎湃新聞看到,“毛媽媽經營部”地方不大,環境衛生比較乾淨。

“毛媽媽”指的是今年66歲的毛蘭英。毛蘭英和老伴張淑平都是忠縣人,在兒媳決定返鄉創業之前,老兩口以種地為生。毛蘭英從祖輩那裏傳承了土法制醬的手藝。毛蘭英的親戚多,時常會做些鹹菜或者泡菜,拿給親戚們吃。

毛蘭英夫婦倆就一個孩子,名叫張宜波。1998年,張宜波在荊州參加完抗洪搶險後退伍,在建築工地上打工。後來,張宜波認識了墊江妹子王亞瓊,兩人結婚後,張宜波繼續打工,王亞瓊則在忠縣縣城張羅了一家修腳店,每個月能掙3000多塊錢。

2016年,王亞瓊做起了兼職、當起了微商。賣點啥呢?反正婆婆有這個手藝,腌的鹹菜確實好吃,乾脆就賣鹹菜。

“老實説,那個時候賣的鹹菜,確實是‘三無産品’。”王亞瓊介紹,她建了一個以親戚朋友、修腳店客戶為“班底”的微信群,在群裏售賣婆婆腌制的鹹菜,一斤12塊錢。王亞瓊説,她和買鹹菜的人彼此都認識,再靠著熟人和口碑慢慢發展。“他們一次買個兩三斤、三五斤的,每次腌制的一兩百斤鹹菜要一個多月才賣得完。”

王亞瓊介紹,她的客戶以忠縣居民為主,也有在雲南、新疆打工的老鄉饞家鄉美食,也在王亞瓊那裏買鹹菜。王亞瓊把鹹菜包裝好,寄給客戶。後來,她又和婆婆商議,純手工製作一些麥醬、辣椒拿去賣。

一年後,王亞瓊決定把縣裏的修腳店轉出去,回農村創業,專門做土特産,這才有了“毛媽媽經營部”。

王亞瓊向記者提供的證照資料顯示,“毛媽媽經營部”于2017年8月24日取得《食品經營許可證》,經營項目為預包裝食品和散裝食品(含冷藏冷凍食品)銷售,許可證有效期至2022年8月23日,發證機關為原重慶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忠縣分局。2021年5月8日,忠縣市場監管局向“毛媽媽經營部”頒發《重慶市食品生産加工小作坊登記證》,證載食品類別及品種包括蔬菜製品、豆製品和肉製品等。此外,“毛媽媽經營部”還專門申請了“毛蘭英”的商標。

《忠州日報》曾以《“毛媽媽”的老味道這樣飄出了山》對“毛媽媽經營部”的發展情況進行過報道。報道稱,2017年事業起步階段,面臨招工難、缺少設備和生産場地等問題,王亞瓊和丈夫動腦筋逐一解決。缺人手,全家老少齊上陣,老人指導手藝,年輕人開設網店擴大銷路;缺設備,一家人大量收購老壇子,實惠又環保;缺生産場地,就把閒置房屋改造成生産車間;曾因天氣太熱出現爆瓶,夫妻倆不斷鑽研,改進技術。

報道稱,“我們就憑著忠縣人不怕吃苦、勇於創新的精神,一步步將‘毛媽媽’土特産由小做大。”王亞瓊説,農村土特産的製作季節性強,什麼季節收穫什麼,他們就向村民購買什麼,不斷摸索改進,逐步完善生産工藝,嚴格要求確保産品的高品質,堅持採用零添加、零防腐、純手工的傳統工藝,只做季節性産品,既保證了産品的安全衛生,又繼承了傳統的美食風味。

報道還稱,通過不斷發展,“毛媽媽”傳統産品2019年銷售了50余萬元,利潤25萬餘元,其中電商上行銷售額35萬餘元。通過務工、收購農産品等方式,還帶動了20余個貧困戶脫貧致富。

但是,作為食品生産加工行業從業者,王亞瓊等人缺乏安全和風險意識,未嚴格按照相關法律法規進行生産銷售,“毛媽媽經營部”很快“摔了跟頭”。

王亞瓊告訴澎湃新聞,微信群裏一名成員曾從她那裏購買産品拿到加油站去售賣,一名打假人購買30瓶醬後向該成員索賠1萬,後王亞瓊和該成員各自承擔了5000元賠償。

不過,這次教訓並未能讓王亞瓊足夠注意産品包裝資訊缺失的風險。去年7月,王亞瓊再次“摔倒”。

王亞瓊向澎湃新聞展示的微信聊天記錄截屏照片顯示,2019年,網名為“愛是一陣風”的網友添加了王亞瓊的微信,詢問一番後,該網友微信轉賬110元購買了兩斤糖醋蒜和兩斤小蒜。

2021年7月8日,該網友又詢問燒白價格,王亞瓊回復稱,“燒白、回鍋肉、粉蒸肉38.8(元)一份,如果發出去壞了,我們包賠”。後該網友要了一份燒白、一份粉蒸肉、一份幹鹹菜回鍋肉、一份風豆食回鍋肉,收件人為邵佰春,收件地址為重慶市江北區江山名門小區。王亞瓊將上述資訊發給該網友核對時,該網友回復“對”。

7月12日,王亞瓊詢問該網友是否收到燒白,該網友回“收到了”。王亞瓊隨後提醒該網友“如果沒有及時吃的話,請放在急凍室,如果馬上吃的話,請蒸20分鐘”。

同日,該網友下了個大單:50份燒白、50份粉蒸肉、50份回鍋肉,收件人為邵佰春,收件地址為重慶市合川區某酒店前臺。雙方還就包裝方式和選擇何種快遞進行了約定。王亞瓊保證所有的土特産不加任何防腐劑、不假添加劑、只做季節性的産品,全程純手工。

接到大單的王亞瓊很高興,當晚發朋友圈宣傳道:“感謝朋友的信任,燒白、粉蒸肉、回鍋肉一樣50份走起,我們一定合作得非常愉快,吃我們毛媽媽土特産放120個心。”

王亞瓊説,在製作這些食品時,她拍攝了視頻,一來可以給消費者反饋,二來也可以作為朋友圈廣告素材。

8月10日,該網友又下單了上述四份産品,收件人為“李姐”,地址同為江山名門小區。

讓王亞瓊沒想到的是,她不僅沒等來該網友的好評,反倒收到了法院傳票——邵佰春將“毛媽媽經營部”起訴了。二審判決書(部分)。

邵佰春在起訴狀中寫道,他在“毛媽媽經營部”微店上購買了150份産品,折後單價30元(總價4500元)。扣除微店現金紅包,實際支付4499.16元。該商品用於贈送親友食用,燒白和粉蒸肉食用一個土制小碗盛放,外面有一個真空透明袋密封包裝,回鍋肉是用一個金色鋁箔餐盒密封並粘貼封口包裝。朋友收到該食品後反饋商品有點像三無食品。經過仔細查驗發現該食品包裝沒有標注生産日期、保質期、生産廠家、廠家聯繫方式、配料表、SC號等基本內容,顯然屬於三無食品。而商家作為銷售者顯然未盡合理的審查義務,導致三無食品在市場上流通顯然屬於明知。

邵佰春請求法院判令“毛媽媽經營部”退還貨款4499.16元並賠償44991.6元。

重慶市合川區法院認為,“毛媽媽經營部”的銷售行為違反了《重慶市食品生産加工小作坊和食品攤販管理條例》第十九條和《食品安全法》第六十八條之規定,對於退還邵佰春貨款的訴訟請求,該院予以支援;根據《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條之規定,“毛媽媽經營部”明知自己生産的經營的粉蒸肉、燒白、回鍋肉應當進行標識仍然未標識從而徑行出售,屬於生産和經營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故對於支付價款十倍賠償金的訴請,該院也予以支援。

合川區法院遂判決“毛媽媽經營部”“退一賠十”。王亞瓊不服,上訴至重慶市一中院。

重慶市一中院于2022年4月7日作出的判決書顯示,該院二審期間,當事人沒有提交新的證據,二審審理查明的事實和證據與一審相同,該院予以確認。該院認為,二審爭議焦點是案涉産品是否屬於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産品及“毛媽媽經營部”是否應承擔懲罰性賠償責任的問題。案涉産品在銷售時,其外包裝上未標識生産者資訊、産品保質期等必要的産品資訊,違反了強制性規定,應認定案涉産品屬於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産品。“毛媽媽經營部”在一審中對産品包裝上的標識存在的上述問題亦無異議,二審中雖提交相關資料表明其産品標識上進行了改進,但並不能否認案涉産品在銷售時違反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的基本事實。“毛媽媽經營部”銷售案涉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産品,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故對邵佰春要求“毛媽媽經營部”承擔懲罰性賠償責任的訴請予以支援。

判決書顯示,重慶一中院認為,關於“毛媽媽經營部”提出邵佰春的購買行為存在牟利目的,且不屬於消費者,不應支援十倍懲罰性賠償的請求的上訴意見,與《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食品藥品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條(編輯注:第三條 因食品、藥品品質問題發生糾紛,購買者向生産者、銷售者主張權利,生産者、銷售者以購買者明知食品、藥品存在品質問題而仍然購買為由進行抗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援)規定相悖。綜上,“毛媽媽經營部”的上訴意見不能成立,原審判決正確,應予維持。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對於這樣的判決結果,王亞瓊在接受採訪時仍表示“難以接受”。王亞瓊坦誠,雖然她沒有標注相關資訊,但她並不是出於非法的目的,一家人辛辛苦苦經營,十倍的賠償太過苛刻。“這事出了之後,生意基本上也停了,我媽(婆婆)經常睡不好覺。”馬灌電商中心內放置的産品,包裝全部標識了相關資訊。

邵佰春向澎湃新聞否認了其“釣魚打假”。邵佰春説,“愛是一陣風”不是他,他只買過一次(150份)。面對網友指責邵佰春為牟利而打假等“非正義”的行為,邵佰春表示不後悔、不妥協。

邵佰春稱,2019年,王亞瓊曾因銷售三無曬醬被索賠過,她自己也承認了此事。但是,王亞瓊並未及時採取整改措施,仍“我行我素”。“試想如果我買5份或者10份三無扣碗索賠,王女士賠我一兩千元繼續將三無食品銷往全國?這個結果是你們願意看到的嗎?”

邵佰春説:“我被人罵我不後悔,這次事件打掉一個三無食品微商團夥,就算余生都被網曝我也不妥協,企業就是企業,違法了就必須接受懲處,法律不容踐踏,眼淚可以同情但不是違法犯罪的理由,中國有數億老婆婆、老爺爺,違法商家都把自家老人拉到網路平臺哭,中國的普法進程還需要多久?打擊不法企業我永不後悔、決不妥協!”

4月22日,重慶一中院發佈《情況通報》稱,近期,部分媒體報道了“賣150碗熟肉‘三無産品’被罰案”引發社會關注。4月22日下午,該院派員前往白高村,主動聽取當事人意見,並對當事人享有的訴訟權利進行釋明,告知其如對二審判決不服,可根據訴訟法的有關規定,在二審判決生效之日起6個月內提起再審申請。工作人員還介紹了民事案件申請再審的流程,並提供了《民事申請再審案件立案實務指南》手冊、《民事再審申請書》常用訴訟文書格式等材料。

關於我們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腾讯微视直播进校园为高考考生介绍知名高校信息
Next post 刘翔峰被查攀咬其他涉案人员医疗界的地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