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三年电竞酒店数量疯涨12倍已经“卷”起来了

从事酒店行业八年,从基层员工干到某品牌连锁酒店店长的佘阳杰在2021年入职了网鱼电竞酒店。

“我自己以前我很喜欢电竞,喜欢玩DotA,同时也是网鱼网咖的消费者,所以在想换工作的时候看到了网鱼电竞酒店在招人。我自己做了这么多年酒店,觉得这份工作既符合我自己对自己的事业规划,又满足了我对电竞的爱好。做了这么多年酒店了,我没想过换行业,我觉得酒店行业很适合我,电竞酒店又有了‘电竞’的加持,我觉得挺好的。”

也因为在过去几年,虽然一直往线下和城市落地发展的电竞的受挫——网吧、电竞馆时不时“非必要不营业”,各个项目的线下赛事也时不时会转到线上。

走访过程中我们了解到,某些酒店一房难求。“不太好订,经常住满,而且客人们大多都习惯长时间逗留在房间里,传统酒店基本上都是第二天上午就退房,但电竞酒店的客人经常早早就来到酒店,而且会留到最后的退房时间。”

据同程旅行发布的《中国电竞酒店市场研究报告(2021)》,国内电竞酒店数量从2019年的1200多家,增至2021年的近15000家。

在几年里,有网咖老板转战这一新赛道,还有品牌创始人主动出击”。迅速发展的电竞酒店也引起了酒店行业资深从业者的关注。周末酒店度假平台合伙人、首席营销官郭为文直言:“电竞酒店这个赛道值得多关注一点。”

从事网吧行业十年之久,邢晓琪在2019年成立了自己的品牌“电先生竞小姐”,位于成都春熙路的旗舰店当年6月对外营业,生意最好的时候这家120台电脑的电竞馆,产生了70万的月营业额。

不过,因为疫情的影响,邢晓琪电竞馆的生意受到了一定冲击。“几乎在开电竞馆的同时我就在看电竞酒店行业了。我当时也在推进各项准备工作,本来都要开门营业了。”邢晓琪说。

当时,成都有一家空置的楼层很适合做电竞酒店,邢晓琪拿到了合作机会,可以把楼层的4-6层改造成电竞酒店,但由于邢晓琪执着于把一楼的大厅改造成酒店前台,而房东则坚持一楼要做餐饮,双方没有谈妥,最终导致合作流产。“算上房租、平面设计、效果图之类的费用,赔了大概30万吧。”

“疫情到来之后,我就发现这个行业属于酒店,不会像网吧、电竞馆一样受到那么多限制。但同时,它又能承载一部分网吧、电竞馆的功能,让消费者有地方上网。说到底还是消费者的需求催生了一个新兴市场,当时成都几十家电竞酒店都是传统酒店加了个电脑拉了个网线改出来的,单价也上去了,还供不应求。这几年我一直也在看这个行业,今年我也会开两个我们自己品牌的电竞酒店”在邢晓琪与房东“battle”之前,2018年,人人体育董事长、佛山DRG.GK战队的创始人章杨,就在重庆“做实验”一般地开了一家传统酒店改造的电竞酒店。

“当时就发现这个生意做起来,效果是真的好”,这个效果好再直白一点解读就是“赚钱”。

章杨也不太掩饰自己作为创业者“逐利”的一面,“做那个电竞酒店没什么成本,买几个高配电脑,网速快一点,买几个上下铺就能有客人,大概做了几个月就回本了。”

曾让章杨几个月回本的那种“传统酒店+高配电脑”的模式,在今年不再具有护城河,部分酒店开始陷入了“拼低价”的恶性竞争。

目前在北京工作的Catherine,今年30岁了。他回忆说:“我去过两次电竞酒店,一次是2019年的冬天,回老家跟朋友们打DOTA2,当时正上高地呢,碰上了停电的突发情况,记忆深刻;另一次是看去年TI决赛,我从石景山跑到良乡找了个电竞酒店,跟朋友一起见证了‘为什么不ban猛犸’。基本上都是人均消费100多吧,也不算便宜,但挺符合我的需求。我就是想去跟兄弟们打游戏或者看比赛,又怕影响我家人休息。”

回想起去年住电竞酒店的经历,Catherine说,只有“能打游戏”这一项让他满意。“我住电竞酒店就是为了打游戏,所以服务之类的我不太在意。当酒店前台服务态度不那么好的时候我也没觉得有被冒犯,不影响我打游戏就行。”

几年前与今年相比,电竞酒店的消费者似乎更挑剔了。房间里面有异味,卫生品质,硬件之类的,都可能会被投诉。当然,挑剔可能也是因为电竞酒店行业的“内卷”——有人拼低价,有人拼服务。

章杨也看到这个“卷”的趋势,而且在看到趋势后,立刻果断地把已经赚回本的重庆这家电竞酒店卖了出去。

今年,带着新创立的“LONGBUFF”这个品牌,章杨以另一种姿态进入了电竞酒店市场。目前,“LONGBUFF”已经出现在了广州、深圳和江苏启东。“今年会陆续进入全国市场,直营店和加盟店,目标的线家开吧。”

抛弃了之前的那种模式,不参与低价的内卷但却开始在服务品质、酒店装修、文化内涵等方面下功夫,让“电竞酒店”中的“电竞元素”愈加突出,并辅以对标中高端商旅酒店的酒店快消品和服务,是“LONGBUFF”的竞争策略。

“我个人判断电竞酒店这个行业是个细分领域不小的市场,但相比于传统酒店肯定还是小的,随着同行越来越多,加上其他的一些年轻人能在线下娱乐的空间的出现,以及可能会到来的更严格的监管,这个行业的竞争也会日趋激烈。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打造品牌的原因,”

这种希望通过品牌效应和更好的服务“脱颖而出”的策略,在“LONGBUFF”品牌加盟店的老板章灵灵那儿得到了印证。

华东地区第一家“LONGBUFF”加盟店,位于江苏省启东市,从酒店的耗材标准来看,章灵灵自称要比“全季酒店”高一些。另外,酒店还配备了“新风系统”。“我们的这些标准,加盟店和直营店是一样的,没有什么差别。”

与章杨对行业走向判断一致,邢晓琪也觉得电竞酒店这个行业的发展会让“升级”成为一种必然。邢晓琪表示,现在电竞酒店行业已经出现了明显的1.0版本、2.0版本和3.0版本。

“所谓1.0,就是传统酒店配个电脑的模式;2.0可能稍微有了更多电竞元素在里面,然后会区分项目来划分房间;3.0版本的电竞酒店可能会让电竞元素更多一些,比如进门就有俱乐部的选手签名服饰、奖杯,给入住的客人送一些电竞相关的鼠标垫或者其他周边礼品,营造出一种氛围感。”

深耕酒店行业多年,郭为文现在加入的创业团队在做“度假酒店”这个垂直品类。“现在我们最受欢迎的是‘亲子游’类型的度假酒店,用户占比最高的人群是80后女白领妈妈。”

郭为文称,不管是“电竞酒店”还是“度假酒店”的出现,都反映了酒店承载的功能在变化。“2008-2010年,酒店行业迎来了一个爆发,因为大家有商旅出差的需求,人们对酒店的要求就是能洗澡能睡觉,后来亚朵开始提出要注重‘主题’和‘精神享受’,再到2015年左右,大家开始重视自己出行时的舒适度了,甚至会比出差要求住的房间更好,哪怕是自掏腰包。这个可能还是和人们生活水平高了有关系。”他说。

升级对应的是成本的提高,与“传统酒店加个高配电脑”的模式比,“LONGBUFF”和“电先生竞小姐”这两个品牌的单店投入成本都高出数倍。

“我们深圳、广州的入住率几乎百分百了,客单价人均100多接近200元,按房间的线元一晚。保守估计回本周期两年吧。”

从五年前就探索线下电竞场景的章杨,做过“手游吧”,开过“1.0版本”的电竞酒店,他对线下电竞消费场景已经十分熟悉。

“粘性很重要,我们在之前做手游吧的时候虽然没找到对的模式,但积累了社群运营经验,现在我们的社群非常活跃,本地用户的粘性很高。目前来我们电竞酒店消费的本地用户大概有7成,随着旅游的复苏以后这个比例或许会降低,但这也足以说明社群运营的价值。”

据章灵灵透露,加盟“LONGBUFF”单个房间的费用是5000元。“我们加盟一般要30间房起步,启东这个店是42间。除了加盟费,前期我还投入了消防和装修之类的费用。按现在80%左右的入住率来看,回本大概在两、三年。”

除了“热爱电竞”这个原始动力,章灵灵认为自己目前在电竞酒店这个行业还算做得开心。“也不是什么关于‘成就感’的事儿,大家出来创业就是为了赚钱,就目前来说我在启东这家店数据还不错,所以我比较满足。”从章灵灵的表述看,这个“不便宜”的加盟费对应的回本周期和想象空间,并没有让他失望。

邢晓琪直言,他认为房租在每平米每月40元-60元比较合理,超过100元就很难回本。“超过100元应该说是‘非常非常难’了。看地域,比如北京二环内,正常,但是也难。”他说。

“舍得投入不是问题,但投入的重点也要搞清楚,虽然我们要做相对高端的门店,但不是所有的配置都要奢侈。比如,有的电竞酒店主打高端的房型,说自己的吹风机是戴森的,这个成本并不低,但入住的客人没有几个会在乎你的吹风机是什么牌子。”

投入的精力也是投入。邢晓琪建议,在前期考察选址的时候,一定要找对位置。“一定要找对定位跟位置,因为装修,定位,位置基本定型后,就决定了这个酒店的后续发展及利润回报了。”

邢晓琪入局电竞酒店行业不那么着急的一大原因,也跟“回本”有关——他的电竞馆回本周期相较于电竞酒店要短很多。

“一方面是成本,300万能开个很好的电竞馆,但好的电竞酒店大概率比这个数要高一些。另一方面,电竞酒店每天的营业额是有上限的,房间数量就那么多,客单价也就那么多,每天收入最多不会超过一个总数。而电竞馆的生意,举个例子我春熙路那个店最多的一天有300人充会员,最少的时候也有50多人。网吧、电竞馆的回本周期比电竞酒店短得多,但电竞酒店的生意在现在这个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大背景下,看上去更稳定。”

创业者的“回本”在于算得过来账,而从业者更多的会关注自己作为“打工人”的未来发展。

“入行之后我也会去体验别的门店,也会去关注自己家的产品,加上网鱼入职培训和积累的经验,我的思维方式有一些成长和变化。”佘阳杰说。

在采访的最后也被我问出了他个人的“野心”:“做了八年酒店了,我也想过自己开个自己的酒店。之前想的是开一家民宿,放在云南丽江之类的地方,现在做电竞酒店又多了一个梦想,想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电竞酒店。毕竟我还是很喜欢看年轻人为了游戏说说笑笑走进店里的,也喜欢跟这些人聊天,感觉很有共同话题。”

一般来说,内卷的终点是会形成新的均势——供需平衡,行业产业结构均非常合理。

章杨认定自己会做全国连锁的生意,目标城市是成都、长沙等电竞酒店产业发达的地方。“我对竞争这件事没什么压力,我觉得我们的服务和运营是可以的,又不会存在某个电竞酒店开的早就更有竞争优势,那就重点去这些产业已经发展得初具规模的城市发展吧,都可以不用再教育市场了。”

带着对市场的判断和对自己品牌的信心,章杨断言未来三年要开500家门店,覆盖一二三线城市。“哪里有电竞的渗透人群,哪里就有我们。”

为了渗透更多电竞人群,章杨还打算推出除了中高端店之外的门店,可能会跟传统酒店谈加盟,做一些“轻改店”。“因为有的酒店地段特别好,他们又有转型需求,我们就可以产生合作。”

邢晓琪对开店的速度没有那么高的要求,他希望自己能保持一年开两家店的速度。“我的精力现在对电竞酒店和电竞馆的分配大概是6:4,一年开两家店几乎是我精力的极限了,毕竟开店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在筹备工作上。”

这两家店的定位也稍有不同,一种是前文提到的高端的电竞酒店,面积大概在40平左右的主题风格店;另一种则主推“性价比”,面积会相对小一些,25平左右。而在设备和服务上,邢晓琪想打造的主推性价比的酒店可能有点像“电竞酒店2.5”,这类酒店的主要人群也是更追求性价比的客人。

章灵灵也开始了对下一阶段的布局,除了启东的门店,他下一步打算布局同在华东地区的一、二线城市。

从电竞酒店的内卷的角度看,这个均势大概会变成“客户群体有了明显的人群划分”“不同客户有了不同对应的电竞酒店需求”以及“电竞酒店产业结构相对稳定且根据人群的不同变得更加合理。”

电竞酒店的诞生、升级、内卷,都离不开创业者、从业者和消费者的推动,“人”才是决定终局走向的最关键因素。

郭为文也道出了这种发展趋势的本质——“不管是哪种类型的酒店,都要根据‘服务人群’来匹配酒店设施、匹配酒店对应的功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2022全球电子竞技巡回赛利雅得站即将于7月底举行
Next post 2050年日本队可赢得世界杯冠军新华社专访日本足协前主席川渊三郎(中)